第六百三十六章 至尊

大陆重新安静下来,不同的是,大陆上所有的人都已知道,镜蓝大陆,从此将会是迎来一个全新的局面。小^说^无广告的~顶点*小说~网

一道幽泉,汩汩声的从远处流下,清澈见底的水面,倒映出一张朴实的脸庞。

人影安静的盘坐在幽泉边的巨石上,微闭着眼睛,感受着天地中勃勃生机。

而巨石的不远处,几座茅草屋依山而建,现在正是晌午时分,故而从一处草屋上的烟囱中,一缕青烟,遥遥直上,从草房子中,还不时得传来连串如金铃般悦耳的欢笑声。

“大哥,吃饭了!”草房门轻轻打开,一名村姑模样的女子,靠着门边对着巨石上的男子喊着,虽是一副不起眼的装扮,但是女子那浑然天成的绝色脸庞,以及那在布衣覆盖之下,依旧不能被遮掩出的完好身躯,让得这片美好的山谷幽静之地,黯然失色。

“来了。”男子睁开双眼,眸子中那一丝忧伤飞的一闪即逝,随后笑眯眯的向着房子中跑去。

草房不大,却应有尽有,进到了里面,才是觉,竟然有数位女子,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,都不下于方才门口唤着男子的那个村姑。

“大哥,如今你的修为都已横行天下无敌手了,干吗还要那么辛苦的修炼啊?”一张圆桌,刚好够几人坐满,其中一名女子将添满饭的碗放到那名男子前面。

男子笑了笑,没有回答她的这番话,反而是问道:“轻初,来到这里,好像有一个月了,怎么,你是不打算回去了?”

名为轻初的女子,陡然神色一黯,“父王渐老,已不太能够理皇朝大事,我...”即是重重一叹,不在说话。

“对了,你还没有告诉我们,为何现在你都还如此辛苦去修炼呢?”另外一女子忙的插开话题问道。

“这个嘛!”男子神秘一笑,不过笑容中那隐晦一丝异样情绪,却是没有瞒过问话的女子,“我已经能够自由的行走于各个空间,但是我觉,这些空间,似乎都是相连的,打个比方说,每一个空间都是一个房子,你们只能在这一个房子里走动,而我可以在每一个房子来回走动。但是房子之外,是怎样的光景,就不得而知。”

“大哥你是想到房子之外看看?”

男子点点头,另一女子却是帮他说道:“聂鹰他是想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,然后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一些事情,是不是?”

这些人,正是聂鹰与心语几女。

听着这番话,聂鹰马上将视线投向了心语,倒不是说心语最了解他,而是心中的那个故事,至今,他只有说给心语一个人听过。

“大哥你是想去见识一下所谓的阴月之光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吧?”吃了口饭,说话的是柳惜然。

从神位面回来之后,众人便是来到这处山谷中隐居,已经是过了十年之久。乾轩与逆风,时不时的就会来呆个一段时间,然后又去神位面,照他们话中的意思,现在的聂鹰修为太高,他们不努力点,怕是会被甩得更远。

期间,龙王等人也会过来拜访一下,偶然,木桐也会来一次,但绝口不提那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。大部分时间,这个山谷就是一个封闭的独立空间。

聂鹰点了点头,没有否认,“阴月之光,有灵智不稀奇,能够让灵他们达到法神巅峰也不稀奇,却是能够带人离开这方空间,倒是让人有点奇怪,如今,我感觉到自己又达到一个瓶颈之地,说不得,要去见识一下。”

“我们一起去吧,你也正好带我们去游历一番神位面,看看逆风那俩个小子,现在混的怎么样了。”跟着聂鹰久了,连心语这堂堂的曾经一朝之君,说话也带上了点流气。

“有陌生人来了。”话音之中,柳惜然已然身在房子之外。

“大哥,快出来!”

众人微微一惊,连忙从房间中走出,柳惜然没有出事,但是顺着她手所指的方向看去,让得聂鹰心跳迅加快。

一名白衣女子,站立在半空之中,气息微微的有些喘动,应该是穿透聂鹰所设的结界而导致的,长裙随着山风飘动,如仙子般降临,然而女子一头青丝,却是散乱的很,如同是刚刚与人打完架的泼妇,最让人震颤的是,女子的漆黑的眸子,此刻不在是清澈一片,而是无神与呆滞。

“瑾萱,你怎么了?”来人是水钥,聂鹰还是习惯性的喊她瑾萱。

“大哥你并未对她忘情,那么又何必如此的折磨自己与瑾萱呢?她是真正爱你的,刚开始虽然是怀中目的,但我们都可以看的出来,她对你的情,是作不得假。”

“你看水钥如今模样,才十年时间,如果你在封闭自己十年,我真不敢相信,下次你见到水钥的时候,她会不会就此疯掉。”

“你们都吃饱了吗?”

听到聂鹰文不对题,众女大是不解。

“既然都吃饱了,那么我们就去神位面吧,阴月之光,就在这几天会降临了。”说完,指向虚空的手指屈弹,一方空间大门,便是出现。

掌心一动,在聂鹰他自己进入空间之门的时候,那白衣女子,也在一股强大的吸力中,飞奔而至。

瞬间,无神而呆滞的眸子里,晶莹剔透的泪花,缓缓浮现而出....阴月之光出现的地方,正是在没有尊者的火神位面中。

一道天然而巨大的火山口,此刻,都从里面,疯狂的向外翻涌着灼热的泥石流,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磅礴威势,所过之处,竟然是让得神位面的虚空都裂出几许细微的裂缝。

“大人,阴时之时,阴月之光,便会从空间之外射来,一直延伸至火山之中,呆的时间,会在五年左右。”一旁,灵小心翼翼的解释着,而狂龙与游方,也是赔笑着站在不远处的地方。

聂鹰点了点头,身形一动,似乎到了虚空的边界处,等不了多久,灼热的天空之中,骤然一阵怪异的狂风,飞掠过。

“大人,阴时到了,您小心点!”下方,狂龙三**声喊道。

在其话音刚刚落下,只见一道昏暗的光芒,似乎从聂鹰头顶之上,闪电般的射来。

“希望你真有他们说的那么神奇,千万不要令我失望!”

感受着光芒中所蕴涵着的强大气息,与一股不属于这个空间的能量,聂鹰心中一动,在光芒还未越过他的身躯时,其周围空间,一阵剧烈的波动。

众人望去,好像是整个空间被束缚,进而让里面所有的物质都被凝固,包括那道阴月之光,也被凝固。

阴月之光,便是停留在聂鹰的头顶上方,再也不能穿射到火山之中。片刻之后,其人缓缓的向上移动,最后整个身子都处在阴月之光中。

刹那间,众人的视线变得模糊,于是,在她们的注视中,再也无法看到一个完整的聂鹰存在....阴月之光具有灵性,自然是知道自己是被硬生生的闯进自己身躯中的这个人所阻挡,导致它无法将自身蔓延至那座巨大的火山之中。

因此,当那道身影,刚刚全身没入之时,光芒之中,庞大的能量,便是蜂拥而至,似要将这个不之客挤成肉饼。

能量闪电般的穿透聂鹰身体,直达其体内经脉中,顺着里面强大的能量流动,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丹田上方。

似乎是感应到自己的攻击如此的顺利,那光芒此刻大盛,昏暗之中,浮现出点点银色的幽光,瞬间一闪便逝,完全的没入到聂鹰身躯之中。

顿时,流淌在经脉中的那道由阴月之光所出的能量,仿佛是一头咆哮的狮子,对着那丹田,狠狠的撞了过去,然后一头栽进丹田中。

感受着这股能量的强大,聂鹰倒是欣喜不已,如今的他,一身能量,是由俩个空间之力所融合,想要修炼至更高的境界,在其中任何一个空间,修炼都未必起上他大的进步,故而这阴月之光是他踏上另外一个至高点的途径,也是达成他想了十年的一个梦。

仍由着阴月之光的能量来到丹田中,感受着阴月之光的威能已经达到顶点的时候,一道法印飞出现,立刻将丹田封闭起来。随后,本体能量,便开始了对这道庞大的外来能量进行着炼化。

骤然出现的变故,令阴月之光措手不及,当然它并不以为聂鹰能够将它的能量所炼化,阴月之光有灵智,却是没有本能的危机,说到底,不过是一具傀儡般的存在,否则,它早就可以感应到聂鹰的危险,何止于如此狂妄。

经由过无名空间的洗礼,如今丹田中的这些撞击,对聂鹰来说,不过小儿科,根本懒得去理会,这些疼痛,也自动的被本体能量在炼化它们的时候而过滤掉。

时间不断在推移中,终于,阴月之光也现了不对劲之处,不过这时已经有些晚了,丹田之内,炼化的过程已经接近尾声,已由不得阴月之光的逃离。

在昏暗光芒中,显得十分模糊的那道身影,此刻清晰的显露出来,只见聂鹰他张开双臂,像是在拥抱这方虚空一般,刹那间,这道由空间之外所射来的光芒,在这个姿势下,被尽数的纳入到聂鹰身体之中。

下方众人,那三大尊者惊呆了,他们可是亲身经历过阴月之光,知道后者的强大,却是没有想到,居然这般轻易的被聂鹰所收取。

光芒逐渐的散去,最后凭空消失在虚空之上。

灵三人对视一眼,均可从对方眸子中,看到一股惧容。若是未吸收阴月之光前,聂鹰是让他们感到惧怕,因为实力的缘故,而如今,聂鹰身上所传来的淡淡气息,则是让他们从灵魂深处浮现出一道惊恐,这已不单单是实力的缘故,好像是,自身的灵魂,此刻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...三人曾听聂鹰说过,那时的他,仅是一个局外人,看着天地运行,而不能假手干预。

“我们与大人的距离,愈来愈远了,现在的大人,恐怕已经是可以完全掌控天地法规,成就至尊之道了吧!”

高空上,聂鹰缓缓张开眼睛,漆黑的瞳孔,此时看来,黑白格外分明,深邃的眸子中,似乎是隐藏着天地运行的规律。

“各位老婆,我们回家了!”

一声激动的喝声中,聂鹰包括他的一干红颜知己瞬间消失在了神位面中,只留下三大尊者,木桐怔怔的呆立在原地,从此,无人知道,聂鹰这帮人去了那里...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