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开天辟地(大结局)

第一百七十章 开天辟地(大结局)

第一百七十章 开天辟地

九重殿堂中心区域的废墟上。如今也只剩下了八个人。杨震的那一群老师全被金衣麒麟赶走了,就连跟随少年一起进入极乐之门的那些圣阶强者,也一个个回到了苍穹大陆。几天的时间,整片圣域就剩下他们八个人。

杨震将开天斧和轩辕剑的魔接图版交给金衣麒麟,秦皇和萨米尔的灵魂还在其中不断叫骂着。其实秦皇算不上因果体,他并非试验基地科研人员,第二次的穿越计划也没有产生较大影响。如果一定要讲因果,那么就是第二次穿越计划让基地的所有科研人员付出了生命代价。

金衣麒麟可不是什么善茬,受不了两个灵魂体的聒噪,他将本源力探入魔接图版,直接抹杀了两个家伙的意识。随后,他又是嘴巴一张,两滴金黄色的精血落在了魔接图版上。

“开天斧和轩辕剑是轩辕氏族重宝,一个担负开辟职责,另一个则是镇守,非末世不可开启最终封印。每当新的开天斧现世,就象征一个新纪元的开端,至于轩辕剑……它就是镇元碑!”

在金衣麒麟的讲述中,两个魔接图版完成了最终使命,在灵魂和精血打开最终封印后,直接飞向天空化为两{#123}无+错{#125}小说..<>

“你要做的事情有三步:第一步将四大系副职突破至神级,锻造开天斧;第二步配合罗兰施展时空剥离大法,利用你们的因果体将这个世界复制出去;最后一步,以心锻造轩辕剑,以身化为镇元碑……几千万年后就是你彻底了结因果,获得自由之时。”

“那兰儿呢?”杨震最关心的还是罗兰的安危。

“放心吧,没人能把你们分开。”金衣麒麟鄙夷道。

杨震深深看了罗兰一眼,后者给他一个深情的凝视。少年淡淡一笑,向金衣麒麟点头说道:“我们开始吧!”

四神兽各后退一步,辅助金衣麒麟将天空中的两大太古神兵投影打入了杨震眉心。当这一切完成,少年的气势大涨,意识海里也翻腾不止,两大太古神兵却静静悬浮在海面上,就连镇元碑魂也没有什么反应。

“原来这一步才是‘入心’,如果不是解开封印,根本没人能锻造出太古神兵。”杨震心中顿悟,彻底入心都不太耗精力,整把开天斧如同烙印一样,深深的刻画在了少年的灵魂之中。

当完成开天斧的入心之境后,杨震对于锻造技艺有了更深的理解。瓶颈在这一刻突破,同时,四大神兽也将自己的灵魂印记打入杨震意识海,在镇元碑上形成四道本体烙印。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四神兽的认同,有了这些本体烙印,四大副职的瓶颈同时突破,让杨震达到了四系副职的神级!

而金衣麒麟本体直接化为金光,射入杨震意识海镇元碑魂之中。同时。麒麟的最后一道意识交流回绕在少年的意识海中,“你以身化碑,以心铸剑之后,六千万年内我会同化碑体和心剑。到那个时候就是你重获自由之时!”

当杨震成为神级锻造师、驭兽师、符纹师和炼金师之后,意识海里的开天斧投影突然化为光影融入最后一道光环。片刻之间,淡黄色的光环就进化为金色,直接收入了镇元碑魂之中,杨震的气势再一次大涨!

体内的五大神力汇聚为一体,化为纯净的本源之力,全系修炼奥义也凝聚为一体,直接印上镇元碑魂。原本金碑之上还有点虚幻的“镇”字化为实体,如画龙点晴,苍劲有力的镇字让整座金碑充满了厚重之气。

直到黄金血脉完全觉醒,一千年的记忆便流淌在心间:进入穿梭舱……穿梭启动……与镇元碑相撞……将麒麟砸伤……四神兽的敌视……老师们一个个出现在圣域……他离开圣域,一幅幅画面片段在杨震脑海中浮现。

“原来,黄金血脉只不过是基地注射在穿越者体内的基因增强药剂罢了。”杨震苦涩一笑,这么看来也只有他和秦皇具备这种血脉了。

澎湃的力量游走在身躯内,和秦皇不同,他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让十次进化完成。直到这一刻,杨震才看到了金衣麒麟的那种次层,甚至以往深不可测的四大神兽。在他的眼力也变的非常弱小。

凝练的神识再一次扫向意识海中轩辕剑的投影,神级锻造师的实力让他很快就掌握了太古神兵轩辕剑的锻造之法,“原来……这就是轩辕剑。”

怪不得麒麟将轩辕剑称之为心剑,因为它根本就不是实体,完全是以神级锻造师修炼一生的奥义铸造而成。如果不是秦皇对轩辕剑的理解有误,将心剑握在手中当实体武器用,恐怕就连四神兽都奈何不了他。

两把太古神兵的入心很快,杨震稍稍歇息就开始锻造开天斧。

他双手打出一道本源力落在了一号穿越舱残体上,就连女娃都难以熔化的神陨星铁竟然慢慢消融。到了如今层次,锻造武器已经不需要普通的火焰了。更何况,能锻造太古神兵的只能是本源神力。

每当神陨星铁消融落下一滴****,杨震都会以本源神力将其接放在一边反复熔炼。到了神级锻造师的层次,他已经脱离了锻造锤、锻造平台和火种以及熔炉等俗物,整个过程都是在强大的神识和无上的本源力中进行。

也许这就是返璞归真,神级的锻造反而看着非常简单。可是,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掌握这种简单的锻造之法,本源神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。

整整十二万滴神陨星铁熔炼的****悬浮在空中,在太阳的照射下映射出一道道光芒。那一滴滴****每翻滚一次,都会变的无比纯净。六千万年后的科技的确强大,甚至强大到了穿梭舱可以砸毁镇元碑。然而不论科技如何强大,还是无法和现在的本源神力锻造相比。

当熔炼提纯完成,十二万滴****上同时浮现出肉眼难以捉摸的魔接符纹,只有强大的神识才能够做到这一点。魔接符纹刻划必须在这个时候完成,否则当****的纯度达到极点开始凝结的时候,就算本源神力也不可能伤其分毫。

漫天翻滚的****如同耀眼的繁星,将整个圣域妆扮成一个如梦似幻的世界。当魔接符纹刻划完成,十二万滴****开始汇聚。

“魔接!”少年一声轻喝,十二万水滴汇聚成海洋,在扭曲中形成一把巨大无比的斧子。当火红色褪去。高达百丈的开天神斧就从空中落下。

等那巨大无比的斧头落在了巴巴拉的手中时,就缩小成了两米长的双手斧。野蛮人摸摸斧头爱不释手,望着杨震只会憨憨的傻笑。

少年没有停歇,又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全部的星铁锭。这是他数年前熔炼好的,目前来看已经达不到锻造武器的要求了。

本源神力再次出手,上千块星铁锭同时化为****,一阵青烟过后,这些星铁锭瞬间达到了最高纯度。再一次刻划符纹的时候,杨震就比以往小心了许多。因为这把武器是他综合和开天斧和轩辕剑魔接符纹后的首次作品。

时空剥离大法也需要强悍的武器辅助,单以杨震身躯是办不到的。虽然新的破魔棍不需要达到开天斧的那种程度,但是它的强度必须能够承受杨震的全力一击。

一万滴星铁****,每滴都有一斤多重。杨震小心的将综合后的魔接符纹刻划在上面,让破魔棍具备排斥元素力的同时,还要有开天斧的伸缩性,以及轩辕剑的心剑之引。这柄武器将和紫青宝剑一样,只会拥有一个主人。而这个主人就是杨震!

“魔接!”这一次的锻造没有耗费多少时间,当一万滴星铁****汇聚成一柄长达百丈的金色长棍时,圣域领空的空间竟然产生微微的颤抖。

“这把武器竟然拥有了轩辕心剑的震荡之力,如果谁直接挨上一下的话……绝对不好受!”四大神兽也在观看杨震锻造武器,那道微微的空间颤抖让他们暗暗惊奇。

破魔棍带着强大的威势直落而下,被少年稳稳的接在了手中。金灿灿的棍身上写着“如意金箍棒”五个大字,一万多斤重的棍体非常适合杨震现在的力量,而长度和以往却没有多大变化。

“恭喜了。这可是开天斧下第一神兵啊。”小破虫向杨震拱手道贺,从某些方面来说杨震的破魔棍比开天斧的价值更高。因为开天斧十分特殊,它是专为开天辟地而生,当天地大成之后,开天斧就会化为本源之力融入开辟出来的世界中。杨震新锻造的破魔棍可没有这种限制。

杨震淡淡一笑,深情的望向罗兰,可是当他看到女孩身后的小丫头时,脸色大变,“胡闹,你不是都离开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!”

女娃被爸爸骂的小嘴一撅。眼看就有哭的迹象,罗兰便溺爱般的摸摸小丫头的脸蛋,劝解说道:“既然都来了,你就别怪他了。”

“可是她的安全……”杨震气得不轻。

“放心吧,这小丫头是核煞之体,元煞不仅对她产生不了多大伤害,还会促进修为精进。说不定她还能帮到我们,毕竟巴巴拉血脉觉醒不久,开天辟地的时候可能会出现问题。”小破虫摇摇手中折扇,说出来的话让杨震松了一口气。

“女……女娲补天?”罗兰心中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没想到一次穿越计划造就了两个神话!想到这里,她拉住杨震的手跑向完好无损的二号穿梭舱。

“快把穿梭舱的门打开。”罗兰笑着说道。

杨震二话不说以灵魂向穿梭舱发出开启舱门的命令,他可没有傻得以为女孩改变了主意,想要返回六千万年后的时空。罗兰跑进穿梭舱,不一会就出来了。

“对穿梭舱下达返回的命令吧!”罗兰仿佛达成了什么心愿,一副从精神上解脱了的样子。

杨震没有多问,少年已经隐隐猜到女孩做了什么,毕竟他们来到这个时空还担负着另外一个任务。对穿梭舱下达空舱返回的任务之后,就见舱体在轰鸣声中腾空而起,直接穿透了圣域的空间壁障,一道闪光过后消失在了人们的眼界中。

“这玩意还挺厉害的,圣域的空间壁障说穿就穿,怪不得能把镇元碑给砸了。”四神兽看的暗暗咂舌。

“这也算是我们的因果吧。”杨震拉着罗兰的小手,望着穿梭舱消失的天空淡淡说道。

“嗯,这样我也没有了任何枷锁,从今往后,我可以全心爱你了。”罗兰依偎在少年的胸怀之中,微微闭目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就在这时,圣域的土地突然一震,两人的心情立刻沉了下来。

“和我们无关,我们可没打扰你们。”巴巴拉的老师,邋遢老头喝了一口酒,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。

“元煞即将爆发,我们开始吧!”杨震没有理会邋遢老头的调笑,而是望着女孩的眼睛遗憾说道。

“嗯!”罗兰微笑着点点头: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杨震松开拉着女孩的手,后者在众人的注视下飘浮在了圣域的领空。罗兰的长发被风刮起。她拔出紫青宝剑,向少年深情一望并点了点头。

四大神兽和巴巴拉迅速散开,女娃更是被他们强行带到了圣域之外。时空被剥离之前没有他们任何事,接下来应该是杨震和罗兰的时间。

杨震紧紧握住破魔棍,身体迎风暴涨变成一个巨人,一声大喝将手中千百丈长的破魔棍抽在了圣域的大地上。大地猛烈震荡,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跟着颤抖,并缓缓出现了一道缩影。可惜影子还未脱离,又重合在了本体之上。

这一棍没有打脱时空,却直接轰碎了圣域大地。一种无比炙热的力量从碎石块中涌出,几乎将整个大地融化。元煞终于脱离了镇压,彻底露出它狰狞的一面,整片东方大陆也在慢慢开裂,不断涌现出可以焚毁一切的元煞。

照这个样子下去,毁灭整个世界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杨震没有惊慌,他将手中的破魔棍抛了出去,直接化为一根千丈长的粗铁柱。少年将全部的本源神力加持在上面,破魔棍一万多斤的器体再一次狠狠的穿透地面,全部x入大地之中。一道恐怖的力量以破魔棍为中心扩散开了,瞬间覆盖了整个世界。

在地面的颤抖中,时空缩影再一次出现,并且有着分离的迹象。可是本体和缩影之间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拉扯,让他们无法分离。就在这时,犹如女神般圣洁的罗兰动了,她缓缓睁开那双可以看透过去和未来的眼眸,整个身躯突然化为点点星光附在了紫青宝剑上。

因果体的力量加持在了紫青宝剑之上,时空脱离大法的梵唱在圣域领空响起,只见闪烁着紫青双光的宝剑轻轻一划,拉扯时空缩影的力量突然消失!

失去束缚的时空缩影完全脱离本体,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新世界,那里的一切都和这个世界一样。不同的是,那个世界可以继续繁衍,没有元煞之灾,而这个世界即将毁灭!

杨震看到了女孩因果体消散前的最后微笑,生命的终止并不是结束,这一切才是刚刚开始。看着紫青宝剑自动入鞘,并****在了不断崩溃的大地上,少年并没有担心,杨震深信他们还是重逢的那一天。

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……”杨震闭上双眼,因果体慢慢消融,凝聚成一面巨大的镇元碑体。

在灵魂彻底进入休眠之前,少年将全部锻造奥义注入了永不消融的金色心脏之中,还原了金色心脏的本体——轩辕心剑。

这一切完成之后,四神兽一起召唤出四面金碑,他们腾空而起化为本尊。朱雀、玄武、青龙和白虎,四道神兽本体飞入四面金碑之中,当金碑表面出现它们的烙印时就齐齐下落。

四面金碑四个方向,形成一道完美的保护屏障,将巴巴拉和女娃罩在了元煞之外。大地仍然崩溃,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。山川消融,风暴肆虐,将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吞没。

在大自然的灾害面前,任何人力都是徒劳,哪怕是那圣阶强者和神灵,在白色的元煞面前都显得那么脆弱。

乌云遮盖了天空,漫天灰尘在元煞的高温下形成一道痂体,将整个世界蒙蔽在了阳光之外。这层接近天际的痂壳断绝了最后的生机,那些幸存下来的生灵最终还是消亡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。白色的元煞肆虐了千年,将整个世界清空,连一个灵魂都没有留下。

唯一能够感觉到生机的,就是那个依然悬浮在空中的镇元神碑。千年过去了,神碑上的碑文依旧鲜活,根本没有积落半点元煞之尘。

元煞肆虐过后,地面和天际的痂壳,还有那永远飘浮的神碑就是这个世界的组成。

直到某一天,神碑的表面上突然浮现一道剑影,仔细看去正是那轩辕心剑。镇元神碑如同活了般,在空中剧烈颤抖着,摆脱元煞之尘的束缚后,一路摧枯拉朽的****在地面上!

整个世界为之颤抖,道道裂纹由神碑座下蔓延。只是片刻,这层痂壳就被打破,让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爆发出了泥土的芳香。地面的痂壳尽去,化为元煞之尘被神碑蔓延的气息消融在空气之中。

与此同时,大地的某个地方泥土拱动,爬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和一个妙龄少女。两人感受着没有生命气息的世界,脸上满是悲怆之色。

“爸爸和妈妈都离开我们了……”妙龄少女目光中充满了思念与悲哀,她缓缓说道:“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!”

“嗯!”憨厚壮汉没有多说话,而是取出一把巨斧。当妙龄少女飞身而起,壮汉的身躯暴涨,手里的巨斧也随之变大。

“啊!”憨厚壮汉一声怒吼,那把巨斧凝聚了他毕生的力量,向着天空中的痂壳劈去!“女娃,后面交给你了,巴巴拉劈狠了。”

“轰隆隆……”天空之中犹如惊雷炸响,那道接近天际的痂壳被这一斧劈裂。壮汉满面愧疚的看着妙龄少女,随后和巨斧一起化为本源之力飘散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寸土地上时,一道耀眼的阳光穿透了裂缝,千年来第一次照射在了这个世界。

跟随出现的是一道恐怖的空间裂缝,一旦让它蔓延,这个世界就会再一次毁灭。妙龄少女悲伤的看着壮汉消融在大地上,一道本源神力出现在她的手中,并分解为生命、死亡、秩序、禁锢和永恒五大神力。

少女收拾起悲伤的心情,直接飞向裂开的空间,将手中五色神力打在了上面……

巨大的空间裂缝修复了,随着天空痂壳的碎裂和****,山川出现了……河流也出现了……,直到某一天,一个嫩芽冒头,第一道绿意点缀了这个世界,让这个世界多了一分生机。

然而空旷的世界只有妙龄少女一个人了,她整天守候在镇元神碑之前,不论风霜雨雪她一直在等着什么。就这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盯着神碑的眼睛也一眨不眨。

千万年过去后,神碑终于隐没在了山峰中,这里也变成了一个绿意盎然的山谷。

“唉……”一声千万年后的叹息,妙龄少女终于走出了第一步。她伸手吸起一团泥土,葱白的玉指认真的捏出一个少年塑像,然后又捏出一个少女的塑像。

看着栩栩如生的塑像,妙龄少女再次一声轻叹,将两座塑像放在了山脚之下。之后她飞身而去不知所踪……数千万年后再也没有见她出现过。

而她利用神力塑造的两个雕像,在吸收数千万年的天地灵气之后,拥有了自己的意识。两个泥人眨眨眼睛……这个世界又多了两个生命。

……

又是数千万年后,一个总是身穿紫衣的少女,手里提着一把闪着紫青之光的宝剑。她走遍了每一寸土地,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一件事:谁能拔开她手中的紫青宝剑,谁就是她命中注定的爱人!

(全书完)

章节目录